新聞通稿

鄭州, 15.11.2019

我國病理診斷飛速發展 為創“健康中國”砥礪前行

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和工業化、城鎮化進程不斷加快,以及生態環境、生活行為方式等變化,慢性非傳染性疾病已成為我國居民的主要死亡原因和疾病負擔。其中,惡性腫瘤作為嚴重威脅人民健康的重要公共衛生問題,是“健康中國2030”的主要攻克目標之一。根據國家癌癥中心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我國目前每年惡性腫瘤發病約392.9萬人,死亡約233.8萬人,發病率及死亡率呈逐年上升趨勢,防控形勢十分嚴峻。1

盡管當下新興的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廣譜治療等極大地豐富了腫瘤的治療手段,且在提高患者生存率及生存質量方面取得了長足進展,但這些治療方案的選擇離不開精準的病理診斷。中華醫學會病理學分會副主任委員張祥宏教授表示:“雖然疾病檢查手段隨著醫學技術的發展而越發先進、多樣,病理診斷依然是指導腫瘤臨床治療、評估預后最可靠的依據,所以病理醫師又稱為‘醫生的醫生’。近年來,病理學科的建設和發展在提升整個國家的醫療水平中扮演著愈加重要的角色。”

?

中華醫學會病理學分會副主任委員張祥宏教授

?

病理診斷推進腫瘤醫療跨越式發展

作為疾病診斷的“金標準”,病理診斷對活檢或手術切除的人體組織樣本進行分析,是目前任何手段都無法替代的終末診斷。自21世紀以來,病理診斷進入了飛速發展時期,從傳統的器官病理學步入組織分型和分子分型并存階段,由傳統的判別腫瘤良惡性質、明確病變分類及分級分期等向預測性診斷、精準診斷轉變。

隨著對腫瘤發生機制研究的深入,“一種疾病,一種藥物”的傳統治療策略已是過去式,針對特定突變基因的靶向治療和以PD-1/ PD-L1為代表的免疫治療成為腫瘤精準醫療的主要發展方向。所有此類獲批上市的藥物都必須與相應的伴隨診斷聯合使用。醫生通過伴隨診斷檢測患者腫瘤組織中特定的蛋白或基因的表達水平,篩選出合適的用藥人群,從而提高療效、保證治療安全性的同時,降低不必要的醫療開支。

“不管是沿襲傳統治療模式,還是采納現下最熱門的免疫治療方法,腫瘤醫生在決定治療方案前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就是病理診斷。精準的病理診斷對制定有效、安全、經濟的治療方案,為患者爭取獲益最大化非常關鍵。”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病理科主任醫師盛偉琪教授指出,“在精準醫療時代,病理學發揮了越來越核心的診斷作用,在驅動關鍵治療決策、研發新藥、開展臨床實驗中的價值也日益凸顯。”

?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病理科主任醫師盛偉琪教授

?

科技進步為病理診斷帶來變革性改變

病理診斷涉及取材、包埋、固定、染色、判讀、報告等多個復雜步驟,過去高度依賴人工完成的情況下對病理診斷的效率和質量帶來了巨大限制。直至上世紀80年代,美國Thomas Grogan博士創辦的VENTANA醫療集團發明了世界上首臺自動化組織診斷設備,這大大減少了手工操作步驟,在加快報告時間的同時,提高了結果的準確性。從“手工”到“自動”的里程碑式的變革,為病理診斷的高速發展打下了基礎。

如今,病理實驗室從傳統的顯微鏡讀片轉為以常規蘇木素-伊紅(HE)染色制片技術為基礎,聯合特殊染色、免疫組織化學/原位雜交(IHC/ISH)、分子病理學、分子遺傳學和液基細胞學等輔助技術的多元化時代,使病理學的研究和診斷更加全面、深入。

隨著先進的檢測技術和高精尖儀器的逐漸普及,病理診斷的自動化程度越來越高,全國各地的病理實驗室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病理診斷的整個流程包括組織前處理、染色成像、檢測體系、結果判讀等等,僅有自動化、標準化的檢測平臺還不夠。”盛偉琪教授補充道:“以伴隨診斷為例,伴隨診斷涉及整個檢測體系的驗證,流程中若涉及任一部分改變,如檢測試劑、平臺、或者判讀方法等檢測方案未經驗證,都會出現檢測結果無效或錯誤的風險。因此,為確保病理診斷的準確性,加強病理實驗室檢測流程的標準化管理與質量控制至關重要。”

自2008年羅氏收購VENTANA后,2009年,羅氏診斷攜手VENTANA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并成立了羅氏診斷組織診斷部,先后帶來了250多種高醫學價值的抗體檢測,包括覆蓋肺癌、乳腺癌、胃癌、膀胱癌、結直腸癌等多個癌腫的伴隨診斷。此外,羅氏診斷近年來還推出了全球首創的“單獨滴染”HE 600染色系統、結合人工智能的DP 200數字病理、以及行業領先的以Vantage精益工作流程解決方案為核心的組織診斷精益醫療咨詢服務等,旨在助力中國病理醫師實現高水平的自動化、規范化、精益化的實驗室管理,持續提升實驗室的質量控制,并進一步推動落實病理遠程診斷、多學科聯合會診等模式,惠及更多中國患者。

?

羅氏診斷中國組織診斷部總監史子江先生

?

羅氏診斷中國組織診斷部總監史子江先生介紹道:“十年來,羅氏診斷致力于推進中國病理診斷水平的持續提升,以期為數以萬計的患者創造最大的臨床獲益。未來,羅氏診斷將繼續專注創新,追求卓越,推出全球領先的病理診斷解決方案,引領數字化診療方向,同時持續加強與國內病理醫師的合作,造福更多中國患者。”

?

?

?

[1] 鄭榮壽, et al. 中華腫瘤雜志 2019 年 01 (2019): 19-28.

?